新闻中心
历届展商

3M中国有限公司

霍尼韦尔

大连奇正电子有限公司

博迪嘉

振锋企业股份有限公司

松研口罩

福州顺邦国际贸易有限

上海海太尔防护用品有限公司

无锡市华信安全设备有限公司

唐山市化学厂有限公司

南通新维骑防水服饰有限公司

浙江贝斯塔安全防护用品有限公司

安徽瑞峰雨具有限公司

苏州隆华泰电子材料有限公司

麦迪康医疗用品贸易(上海)有限公司

沈阳肯力塑胶制品有限公司

泰克曼(南京)电子有限公司

绍兴绍菲进出口有限公司

河北九星劳动防护用品有限公司

磁县正泰防护用品有限公司

镇江市双利劳保用品有限公司

江阴市宏安塑料制品有限公司

新乡市豫新反光服饰有限公司

莒南县福源劳保用品有限公司

山东诸城大禄劳保用品有限公司

山东省高密市敏海皮业有限公司

青岛日东劳保用品有限公司

大连有一劳保用品制造有限公司

定州市安邦安防用品有限公司

山东省宁阳宏伟防护用品有限公司

河北金成源纺织品有限公司

苏州都克安防科技有限公司

江苏省派登鞋业有限公司

上海海棠头盔厂

天津双安劳保橡胶有限公司

山东星宇手套有限公司

上海新一名实业集团

世达工具(上海)有限公司

朗诚Martor

skincare

四川祥和鸟服饰有限公司

防霾口罩失宠:济企主动减产量,没雾霾时想不起来戴
2018/8/15 10:38:33  

防霾口罩“失宠记”:济企主动减产量 没雾霾时想不起来戴

越来越多的蓝天,让市民少了很多“会呼吸的痛”。

防雾霾口罩“失宠”了!

张新的车里还放着2016年买的口罩,不过这个冬天一次也没有戴过。他是一名医药行业从业者,济南的连锁药店都跑过无数遍。

一只小小的口罩,为何让他体会到了“过山车”般的行情?

“断货王”卖不动了

在张新的记忆里,2015年是防雾霾口罩卖得最火的一年。突然间,这个单品就成了爆款,恨不得每天都戴上几个。“那个时候,药店里防霾口罩经常卖断货!”2015年,PM2.5的名字开始频频出现在大众视野中,而关于它的危害也是深入人心。于是,连锁药店的门店入口货架就成了防霾口罩的地盘。

济南一家连锁药店的泉城路店,2015年和2016年防霾口罩每年都卖出了三四万个。当然,这是大店的销量,即使是小店一年卖个一两千个也没有问题。尤其在2015年,防霾口罩基本都是几十个、上百个地往外卖,或者是家庭式的团购,或者是单位性质的团购。

也是在2015年,防霾口罩的热度被炒起来后,价格开始跟着节节攀升。张新记得,2015年,一个3M的口罩也就是十七八元,而2016年冬天就到了三四十元,甚至还有八九十元、上百元一个的口罩。“大家买起防霾口罩来,一点都不心疼钱,可能都觉得越贵的效果越好吧!”

所以,2017年夏天,连锁药店们就开始和厂家对接了,提前囤一些防霾口罩,以免冬天卖时出现断货情况。张新很熟悉的一家药店,这个冬天就先囤了500个防霾口罩,不过,冬天快过了一半了,连20个都没卖出去。即使是泉城路附近的药店所售口罩数量也才三位数,跟往年根本没法比。

“入冬之后,济南经常都是蓝天白云的,只有最近几天才有了雾霾,没雾霾谁还戴防霾口罩呢?”杆石桥附近一家药店的工作人员直言。记者走访注意到,济南多家超市的防霾口罩品牌也比过去精简了,价格方面也有小幅下降。“这个冬天,口罩整体卖得一般。”有超市工作人员表示。

济企主动减产量

流通渠道卖得一般,厂家感受最为真切。“2017年,我们就有1万套的存量,满足老客户的基本需求就行了,现在还剩了几千套没出手。”山东山大天维新材料有限公司常务总经理孙虎告诉记者,“2016年公司做了几万套防霾口罩,主要面向团购客户。”

2016年防霾口罩受宠的时候,孙虎就对这个单品定了个调子——2017年不要做太多。“我们看到,连小米都开始做防雾霾口罩了,如果不是有特别的优势,那就别再扎堆了!”在他看来,防霾口罩本身就是应景的东西,不具有太大的增长性。事实证明,孙虎的判断正合时势。

记者了解到,济南防霾口罩生产企业并不多。除了孙虎所在公司之外,圣泉集团也推出了康烯圣养石墨烯防霾口罩,还有山大胶体材料有限公司生产的防PM2.5口罩等。不过,防霾口罩对这些企业来说,都只是业务组成的很小一部分。不过,济南防雾霾口罩的经销商却不少,但多是一些不大的公司。

放眼全国,3M和霍尼韦尔在民用口罩市场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份额。这两家企业,并不愿透露防霾口罩的销售情况,都强调民用口罩只是公司诸多业务之一。在3M的天猫官方旗舰店中,卖得最好的一款防霾口罩月销量刚突破两万笔,还有的月销量才9笔。霍尼韦尔天猫旗舰店卖得最好的一款,月销量只有3600多笔。

虽然身处其中,但孙虎对防霾口罩未来市场并不看好。“雾霾经济的特点就是短期内爆发,随着环境变化会迅速调整,随着环境的改善,人们对防霾产品的热情也会趋于冷静。”在他看来,防霾口罩的增长性比空气净化器就差很多,很难再重现过去两年的盛况,市场需求肯定会越来越小。

没雾霾时想不起来戴

的确,有雾霾时是刚需,没雾霾时是鸡肋。张新的同学刘超就对防霾口罩很是嫌弃。“不知道是口罩的绳子太短,还是我的脸大,去年换了好几个牌子的口罩,都觉得勒得耳朵疼。虽然有呼吸气阀,还是觉得有点呼吸不畅。”在2016年底,刘超买了好几十个防霾口罩,但总有点象征性戴戴的感觉。

刘超在室外的时间基本就是上下班的路上,而且还开车,暴露在外的时间并不多。2016年年底的一天,晚上加完班,他一出办公楼还以为自己跌入了“仙境”,雾霾严重到看不到红绿灯,他顿觉这雾霾不得不防了。于是,就去药店一下子就买了十个防霾口罩。“想起来就戴,想不起来就不戴,图个心理安慰吧!”

刘超问过自己的医生朋友,有的明确表示雾霾再重也不会佩戴口罩。合格的N95口罩过滤效果能达到95%,这对于阻隔PM2.5进入下呼吸道是没有问题的。理论上说,口罩的防护材料越密闭,阻挡颗粒物的效果越好。但口罩密闭性能越好,缺氧的可能性也越大,刘超戴防霾口罩时间长了就出现过头晕的症状。

记者随机采访了多位市民,他们基本也都是有明显雾霾时才会戴防霾口罩。“这么多种牌子的防霾口罩,价格差别还这么大,谁知道到底能不能防霾呢?”刘超一直对防霾口罩持怀疑态度。确实,这两年关于防霾口罩不防霾的消息并不少见,还有的直接换个LOGO冒充3M口罩。

告别“会呼吸的痛”

实际上,防霾口罩从2012年冬天开始,就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宣称“PM2.5防护”“隔离粉尘”“防霾”等各种防护功能。到了2015年,终于成了炙手可热的脱销品。而众多纺织企业也盯上了雾霾经济,纷纷涉足生产防霾口罩,市场上每只口罩的价格从1元到上百元不等。

“就在这两年时间,不少防霾口罩企业,还有防霾纱窗公司都赚了不少!”孙虎直言。数据显示,2016年12月16日至20日,5天时间,京东商城就售出1500多万只口罩,同比增超380%。记者统计发现,单是天猫上在售的防雾霾口罩品牌就接近200个,京东商城在售防雾霾口罩近250个品牌。这也应了孙虎当初的判断,这两年行业扎堆出现了好多品牌,或者是跨界的企业,或者是相关的企业,都想从中觅得商机。所以,防霾口罩在很多企业里,都只是一个很小的品类。

因为防霾口罩在各项抽检中经常出现问题,所以2016年11月,我国首个民用防护口罩国家标准才终于正式实施了。虽然解决了防霾口罩的标准问题,但假货泛滥也是个“硬伤”,刘超们对防霾口罩的不信任还是没有化解。

好在,这个冬天,刘超已经不用戴防霾口罩了,济南的“治霾攻坚战”显然很有成效,2017年前11个月济南“蓝天白云”天数增加了四成。他笑道:“希望以后都不用再体验‘会呼吸的痛’了!”(济南时报)


秋季全国五金商品交易会定点在临沂举办
柯桥多举措抓好污水治理 助推印染产业集聚区提档升级